产品搜索:
澳门赌场

澳门赌场:次季博彩毛收入跌9%

发布者:管理员  发布时间: 2016-07-20 18:57 

图片1

        澳门赌场及澳门赌博网站有最好的娱乐效果

        澳门博监局公布第二季赌场博彩毛收入516.11亿澳门元,按年跌9.2%,是近七季以来跌幅首次收窄至单位数。

        季内贵宾厅毛收入达265.98亿澳门元,佔51.5%。第二季贵宾厅收入按年跌15.7%,中场收入则已近拉平,按年微跌1.1%,主要受惠于中场百家乐逆市按年微升0.2%至186.47亿澳门元,以及直播混合游戏按年急升11.5%至5.62亿澳门元拉动。

        另外,第二季赌台减少89张至5,998张。近年角子机数目较浮动,第二季角子机有13,706部,比第一季减少591部,季内角子机收入26.27亿澳门元,按年减11.3%,按季跌8.1%。

        最近半年,一个名为“一元购”的抽奖游戏开始风靡在诸多网络平台和用户间,但在市场规模迅速扩张的同时,也逐渐暴露出不可小觑的系统风险。

        据腾讯科技了解,从2014年国内最早的一元云购网上线,到随后迅雷、百度等网站跟进,目前国内从事相关业务的PC网站超过20家,APP更是不计其数。那么,一元购野蛮生长背后,究竟又存在哪些风险和隐忧?

        来澳门赌场,摆脱孤独枯燥的好去处;无黑幕也已暴利

        从2014年萌芽后,借着互联网彩票被禁的东风,“1元购”类网站发展迅速。以“一元云购”网站为例,截至目前,该网站首页显示的累计参与人次已超过90亿,如果按照20%左右的利润计算收入已超过18亿。

        但有评论称,“一元购”类似的夺宝游戏并不透明,开奖也没有监管机构。

        一名参与者对腾讯科技表示,其发现几个平台的后台存在更改开奖时间、暗箱操作的迹象。

        “在一个自定游戏规则,且缺乏有效监督的网络平台,推行这种活动,无法约束举办方,很难保证公平公正,也很难说平台不会利用不透明的游戏规则坑人。”一位互联网彩票从业者也对腾讯科技表示。

        而根据现在“一元购”系列平台的规则,即便背后没有黑幕,收入也堪称暴利。

        “一元购”系列简单概括就是“一块钱夺大奖”的抽奖游戏,网站会提供一些价值较高的商品甚至直接提供可以变现的充值卡。用户用1元钱购买一个夺宝号码,或者购买多个号码来增大中奖机会。等到所有号码售出后,平台开始用自己事先制定的规则开始摇奖,持有该号码的用户获得商品。

        据腾讯科技了解,目前大多数“一元购”平台标注价格和实际商品价格相比有20%以上差价,一些商品甚至能够达到50%,几个平台运营方对腾讯科技解释称这笔费用基本用于物流成本或者营销成本。

        但据腾讯科技观察,目前大部分“一元购”平台均采用电商直接发货模式,即无需进货无需物流,只要中奖人能够确认收货地址,平台方直接从电商网站下单并全部交由电商网站负责后续工作。

        而在运营成本方面,“一元购”类网站更是极低。此前团购网站遍地开花时,曾有业内人士表示一个简单的团购网站只需不到万元的成本就足以维持一个月的开销。据业内人士介绍,一个最简单的一元购网站只需要三到四个员工,分别负责电商网站扒图、定价上传网站,电商下单、支付、发货,客服、换货申请、晒单审核、电话等工作,成本也就在万元左右。

        这意味着20%的纯利润刨去极少的运营成本外,基本上全部进入了平台方,一个可以参照的数字是:一位博彩业从业者对腾讯科技表示,澳门赌场的抽水(提成)也大概只有2.5%左右。

        如何在澳门赌场以小博大?众筹?彩票?

        大多数“一元购”类平台宣称采用商城+众筹模式,以电商网站展示商品信息吸引用户眼球,然后以众筹模式筹集购买商品的资金,最终以摇号方式得出最终幸运者拥有商品的使用权。

        但律师赵占领却对腾讯科技表示,这种模式不能够称为众筹:“众筹按照通常理解,包括股权式众筹、债权式众筹和捐赠式众筹。2014年年底,证券业协会对于股权众筹起草了管理办法并公开征求意见,目前还未正式颁布实施。除此之外,对众筹没有任何直接规定,只是依据证券法等法律去规范股权式众筹,依据非法集资相关法律规范债权式众筹。”

图片1

        赵占领进一步解释称,“1元夺宝”活动并不是通常意义上所谓的“众筹”,只是一种以众筹之名进行包装的一种有奖促销的方式,因为众筹通常由筹集人通过众筹平台发起,而“1元夺宝”活动推出之初尚不确定谁是筹集人,最终所有参与者投入的资金总额和获奖者所获得产品价值总额也可能完全不同:“一元购或者一元云购等类似的模式具备了彩票定义中的核心特征,即按照特定规则获得中奖机会,我认为至少属于彩票或者变相彩票。”

        经中国商业联合会媒体购物专业委员会调查,这些一元购平台看似销售的是实物商品,而实际是将商品(奖品)单价提高,并拆分成若干份销售,抽取其中一份中奖,其本质并非销售实物,而是销售中奖机会和中奖概率,其形式与彩票如出一辙。而根据《彩票管理条例》,彩票是指国家为筹集社会公益资金,促进社会公益事业发展而特许发行、依法销售,自然人自愿购买,并按照特定规则获得中奖机会的凭证。合法彩票与私彩最大的区别是私彩未经特许发行,也不是为了公益事业。

        更严重的是,一些“1元购”类网站甚至直接进入类赌博环节,在某公司的游戏中,有一种是花费10元人民币购买10个欢乐豆,即可参加抽取1000元手机充值卡的“1元购”游戏。这种游戏间隔10-20秒开奖一次,如果赢取到1000元充值卡可在该网站变现为950元现金,充回本人支付宝内。

        澳门赌场如今的发展速度很快

        这样疯狂的现状也引发了有关部门的注意,今年5月中国商业联合会媒体购物专业委员会发布通报称,很多网络购物平台以电子商务创新的名义,开设所谓“一元夺宝”或“一元云购”等变相赌博的平台,呼吁有关部门尽早介入调查。

        中国商业联合会媒体购物专业委员会公布的调查报告显示,随机找到的一元购PC网站23家,手机APP一元购平台17家,经调查发现,抽查中的一元购,实际就是变相的赌博下注行为,而且在目前的网络购物平台和很多社交网站、社交平台等已经非常泛滥,参与人群众多,社会影响极坏,危害极大。“因为缺乏监管,这些一元购平台不排除可能出现收集大量资金后不开奖,甚至暗箱操作,致使开奖不真实的诈骗行为。”

        针对平台方的责任,赵占领对腾讯科技表示,目前我国法律对于赌博主要规定了聚众赌博和开设赌场罪,但是对于赌博本身没有明确的界定。“一元夺宝”抽奖活动跟很多电视节目中的短信抽奖类似,是否能获奖具有一定的偶然性,但是,抽奖所需金额较低,所获奖品金额也可能高于所有参与者投入的总金额,组织者或奖品提供者的主要目的不在于直接获利,而是把这作为一种宣传营销的方式。

        不过赵占领表示,参与者可以主张网站属于非法经营,要求退还支付的价款。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迅猛发展,不少曾经的非法活动披上互联网的外衣死灰复燃,如臭名昭著的“传销”。一位法律从业者对腾讯科技表示,现在疯狂的“一元购”看似是电商创新,其实就是过去的“有奖销售”重新包装一下卷土重来。

        一位参与过1元购的人更是对腾讯科技表示:“我不在乎自己的钱是不是能拿回来,但是1元购是毁灭性的,比赌博还厉害。”

        当然,即便一元购模式改善后完全成为合法产品,消费者如果不保持理性投资心态,巨额财富损失也依然无可避免。

        澳门赌场有什么样的优势呢?变种丛生

        在“1元购”类网站兴起时,往往以苹果手机为代表的3C产品作为主要卖点,但现在用于夺宝的商品更趋向于多样化:既有价格数十元的棉袜、啤酒组合装、移动电话卡,还有价值不等的黄金饰品、甚至价值数十万元的汽车。

        一位电商行业从业者对腾讯科技表示现在的“1元购”已经成为一些企业吸引用户注册导流甚至清理库存的方式之一。

        更多的行业也在进入这个几乎无本万利的好生意。

        今年6月,国内某知名游戏公司推出1元夺宝,玩家每充值1元,即可获得一个夺宝码,最终中奖者获得游戏中极品道具。随后有评论称,该模式和网游中被批判良久的“开箱子”模式几乎一样。一些App也将目光瞄准了成本更低的虚拟产品,近日一款名为“一元夺装”的App上线,花费1元即可参与游戏里的装备或者皮肤的争夺。

        另外一些App则将目光直接瞄向了话费充值、游戏币充值甚至虚拟币充值,没有任何可供选择的商品,参与者的目标就是以小博大。

    

在线留言 | 联系我们 | SITEMAP |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设为主页 | 人才招聘 |
东莞市万科检测仪器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7-2012
顾客服务中心:13725806698
*本网站中所涉及的图片、文字等资料均属于东莞市万科检测仪器有限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